17173首页 - 免费新游 - 火爆论坛 - 游戏博客 - 游戏播客 - 百科问答 - 网游排行榜 - 网游期待榜
| 通行证 注册
17173热血江湖专区 > 心情故事 > 正文
无忧公子 情动江湖
2009年10月10日 17:53:36           【 加入收藏 / 文章投稿 / 截图上传 / 发表评论
作者:qhc0630

  我做夜场管理,工作轻松闲适。2005年初的时候在一家大型夜总会上班,老板都很年轻,比我年长不了几岁,他们有个共同的爱好--网游。

  老板见我上班百无聊赖,极力怂恿我和他们一起玩网游,而那时的我对网游还是心存芥蒂的,总有种不务正业的认为。

  2005年8月的时候我跳槽到银川一家公司上班,一个新的工作环境、新的人际关系,一切都是新的。孤独寂寞之余,我走进网吧,试玩了几款网游,但也都只止于尝试。

  2006年初我又来到赣州一家公司上班,同样的空虚寂寞、孤独与无聊。我又想起了网游,开始真正接触我的第一个网络游戏--《热血江湖》。

  初入江湖,单枪匹马,瞎打瞎撞,在电一九天建了把小刀,砍了两三天才砍到17级。一天,组队打三尾狐,一女医问我有没打过老虎,我说不知道老虎在哪儿,她说她带我去,我说装备不行可能我刷不了,她说没关系,会帮我加血。稀里糊涂就跟她跑到刷老虎的地方,看见老虎二话不说,举刀就砍……,倒,才砍1点血,还没等我看清老虎咬我多少血,我已经趴地上动弹不得了,再看那女医,被老虎追着屁股没跑几步也光荣献身了,没办法,回城吧。

  第一次来柳正就这样死来的。出门,都是老虎,赶紧掉头往回跑,找那女医,晕,遍寻不着。这可急坏我了:我可怎么回泓渤啊?(各位看官可别笑,人人都有做菜鸟的时候,那时我是根本不知道用符可以飞回去的)心下不免埋怨起那女医来,好好的要来打什么老虎,这下可好,死这儿都不知怎么回去了。

  我生性不爱求人,在柳正转悠了约莫一个来钟头,万般无奈之下,我喊了声:“我是新手,请问我怎么回新手城啊?”无人理会。最后不知过了多久,一女刀跑到我跟前请求交易,给了我一张泓渤的回城符,我这才狼狈的回到新手城,感激之情无以言表,那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;深深的记下她的名字,他日若有缘再见,必当厚报。自此,女刀的美丽形象,一直萦绕心头,挥之不去。

  那次事件也让我明白:江湖路不是这样瞎打瞎撞的。于是,我打开江湖GW,开始仔细查看和了解游戏的一些规则,包括很多玩家的心得体会以及成长路程。

  再次返回江湖的时候,我删掉了原来建的小刀,重新起了个名字,认真的练起了刀客。我开始大量的充元宝换游戏币(那时还不懂得什么淘宝、5173等地方可以买卖游戏币,只知道疯狂的充元宝买五色卖游戏币),一转的时候我就换上了全防3强4套,手拎一把满攻重曲,拒绝组队,单刷。二十级的时候我已经收齐了全套二转极品装备,两把正4刀,一把追80强5毒6,一把攻60强5毒5.五十三级的时候我已收齐全套三转装备,60级全防8强4(很多人见了这套装备都羡慕不已,那时的九天,60级这样的装备是找不出几套来的),就差刀了,市场卖的都不如意,这时朋友叫我上5173看看,于是我注册了5173的会员,花了800块终于买到了我向往已久的武功100强5毒6的正7刀。

  2006年年中,我辞掉收入颇丰的工作,回到家,开始了几乎每天24小时的江湖之旅,也就在这时,她闯入了我的江湖世界。

  那天,我正回城买药,她跑到我跟前,问我要不要和她组队刷湖,我对她有些狐疑,她说:“你不认识我了,我们组过队。”我虽然没想起在哪儿见过她,但还是答应了和她组队刷湖,她练医的,我刷怪,她加血。那时的她很落魄,我看她装备,没一个上眼,有的甚至都是白的。她看过我装备后,惊叹不已,我那虚荣的自尊得到极大满足,于是答应帮她做把气8的百花,她说不要气8要披风,我说好,然后,每次见面她都缠着我要披风。我问她喜欢什么款式的披风,她说什么样的都行,我说:“我喜欢冰晶雪舞裙,就给你收件冰晶雪舞裙吧!”

  那天逛市场,终于看见一件妙手的冰晶,赶紧买了,M她,她说:“你真的送我披风啊?”我说:“答应你难道还是说着玩的啊!”她高兴得象个孩子,我让她赶紧试试,穿上冰晶的她有种说不出的美。那件冰晶她没穿过几回,一直放在仓库里,她说那是她的第一件披风,她要好好珍藏。

  因为不想老有人要求入他的门派,于是我就自己随便建了个会。她让我加她入会,我调侃她:“我这会只收美女,你长得太丑,收了有损本会形象”.在她之前我也有收两个女医,都是单刷组。她见我会里真的都是女的,笑骂我是色狼,后来只要有人要求入会,她都会大声告诉别人:“我们会长是色狼,只收女的不收男的。”自她之后,我没再收过任何人。每次上线,她都会找我,我们俨然成了固定单刷组。

  那时的江湖一派繁荣,到处是人,找个单刷的位子极其不易。她建议我们加入别人的队一起刷,我说我一直都是单刷过来的,没组过,不知道怎么组队,她说她来组。然后,她就在虎口喊人组队,她挺能干的,一会儿就组好一个效率队。那段时间,大家边刷怪边聊天,每次有人问她,我是不是她老公时,她都会默不作声,这时我都会调侃她:“她长那么丑,我才不会要她做老婆呢!”然后,她就会厉声回我:“哼,你不要,我还不嫁你呢!”

  有次,别人组的队,我回城补药,回来时队长已组了他人,我想,他组了别人就算了,我单刷也无碍。那知她知道后立即冲到队长跟前厉声质问,那队长见状蛮横的说:“我是队长,想组谁就组谁。”见此,她立即退组,并叫其他人也退组,她重新组过,队里人都应声而退,最后剩那队长一个人孤零零站那儿发傻。

  呵呵…看不出,她还真有刁蛮黄蓉之风。

  幸福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流逝,我们谁都没有对对方承诺过什么,可彼此心里都知道:在江湖世界里,你就是我的唯一。

  我玩江湖,与世无争,不喜欢PK,完全只享受于游戏过程带来的乐趣,尽管很多人都对我说,你这样的装备不去杀人,太可惜了。可我依然恪守自己的游戏规则:人不范我,我不范人;人若范我,我先忍之,‘忍无可忍无需再忍’时也不失礼在先。

  无聊时,我们偶尔也会换换对方的号玩会儿。一天,我正在湖里拿她的号练级,突然看见我的号正在追杀一邪刀,我打电话问她为什么要杀人,她说是那邪刀先来杀她的,我说算了,让她不要计较,她可能正在气头上,一改往日的温顺贤淑,硬是追着那邪刀不放。我一时火起,将她踢下了线。此后几天,她见我都不讲话,我也没有哄女孩子的脾性,冷战也就这样持续着。

  那段时间倒霉的事接踵而至,开始是我看见有人叫卖一把武功120的正10刀,我等这把刀已久,立即M他,问他如何交易,他说不卖,要换Q3耳环。其时,正好有人叫卖“Q3耳环=游戏币45亿”,于是,我赶紧上5173买了36亿的游戏币,加上自己手上的十来亿,准备收了Q3换那把正10刀,可等到我准备好了游戏币M那卖Q3的时,他却告之他将Q3挂5173了。无奈之余,我只好联系5173卖币。而我将游戏币交给5173,却久久不见他挂出售卖,于是打电话询问,然后被告知,游戏币被17GM给封了,他们正在协调,让我耐心等待。在此之前,我也因购买游戏币被封过一次,那次是拿到游戏币后不到几分钟,我和她的号就都给17GM给封了(因为游戏币在她的号里转过,因此她的号也被封了),打电话到17GM查询,他们说我们购买了不法物品,所以导致游戏账号停权,如果要找回账号的话要将我们详细的账号信息传真给他们,并且答应他们没收我们所有游戏币才可以,无奈之下,只好同意,并传真给他们,几天后才找回账号。

  玩江湖半年多时间,我粗略算下,花的人民币早已过万,这次又一千多元的游戏币被封(我知道,5173的协商是不会有结果的),心里骤生退出江湖的念头。我打电话给她,她安慰之余也不免抱怨:“早就跟你说,叫你不要去买游戏币,你就是不听,为什么别人能一分钱都不花玩得好好的,而你却花那么多钱还玩不开心,这都是你急功近利所造成的,你虚伪的自尊就真的那么重要吗?”我一腔怒火本就无处发泄,那还经得起她这般的埋怨,盛怒之下,关掉手机,几天没有上线。

  一个星期后我刚打开手机不到一分钟,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,电话那头她泣声说:“你什么意思?你一生气就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了吗?你知道吗?你关掉电话的这几天,我每隔5分钟就打一次你的电话,几乎连觉都没睡过,你能不能替我想一想?我喜欢你并不是因为你穿全10套和拿把120的正10”.我没有说话。

  在她的劝说下,我‘再战江湖',发誓不再购买游戏币,在快4转的时候,我请人做了把112的正9刀。4转那天,我拿上刚装备上的正9刀,和她一起来到狼湖的小亭。

  “我们结婚吧!”我说。

  “你想好了,真的要娶我吗?”

  “恩”我说。

  于是,在神武狼湖的小亭,我们共同发誓“无论贫穷富贵、疾病健康,在江湖的世界里,我们都将携手走过。”最后她偎在我怀里,说:“海枯石烂,山崩地陷,不敢与君绝”

  八十级以后,一医一刀的单刷已没效率可言,她多次劝我组队,我都不允。无法,她只好自己去组队升级了,我们虽不象以前那样每天腻在一起,但每次打到好东西都会告知对方,希望对方也能一同分享喜悦。偶尔短暂的分离,也少了以前因每天见面而产生的矛盾争吵和不愉快。日子也就这样彼此牵挂,相互忠诚着。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,我想,我们的江湖路也就会这样平淡的走过的。

  那天,我回神武补药,无意中看到她和一正枪在城里打坐,见我过来,两人都不说话。我迅速补完药,飞离了神武。过了一会儿,她M我,问我这几天有没打到什么好东西,“没有”我的回答异常冷淡。

  两天后,我在新手城遇见她,她说:“我们分手吧!”我说:“其实,我们早已名存实亡,不存在分手不分手,只有一点希望你记住:从今以后,希望你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起我,也不要对任何人说你认识我,我也绝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提起你。”而后,我解散了实质上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工会,加入了一个朋友的门派,她也加入了另一门派。

  后来,经朋友一再要求,我也加入了她所在的那个门派,我还是花1600元买了一把武功120的正10刀,偶尔见面,大家也形同陌路。我想,游戏中的感情也就如此,并不出乎我的意料。

  那段时间,我’独步‘江湖,直到那天雪儿的出现。

  我一直都是单刷,那天雪儿路过,问我要不要组队,我说随便,然后我们就组了,她不出声,我不说话,她加她的血,我刷我的怪。就这样过了5、6天的时间。那天,她突然开口问我:“你怎么都不说话的?”我说:“你想说什么就说吧!我听着。”“你有老婆吗?”我没做声……

  一个多月后,雪儿问我:“你为什么不娶我?”

  我说:“在江湖不可能了,我答应过别人。”

  “那我们不玩江湖了好吗?”

  “你说玩什么?”

  “惊天动地”

  “……”

  2006年12月25日,我和雪儿一起离开了江湖。

  2007年11月的一天,我上QQ,弹出一个对话框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  “你是?”我回道。

  “你真是个猪……”

  “哦……,我知道了”

  2008年4月24日,我们相约在杭州见面。当我们再次提起这段江湖情,我蓦然发现,夕阳的余晖下,她早已泪流满面。

游戏截图
用户: 匿名
史上最强的拼音输入法 下载>>>
评论

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

© 2001-2009 www.1717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建议意见:玩家留言区 商务合作:客户留言区
广告专线:0591-87878497 客服电话:0591-87826743 关于我们 设为首页 玩家客服
404页面_17173.com中国游戏第一门户网站

热血江湖文章点击排行